白守灯

我所理解的生活,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。

【叶周叶】奇奇怪怪

#梗自《奇奇怪怪》
#虐,死亡向

周泽楷和叶修有三年的空白期。
叶修退役那年,他们在一起了。公开出柜遭到父母的激烈反对,一方甚至以死威胁。
爱情或许不堪重负,两人最终是分开了,各奔东西。
  三年后,叶修突然收到周泽楷的死讯。
  赶回故地参加完葬礼后,叶修回到当时两人居住的小屋,却惊讶地发现周泽楷以灵魂体状态出现,只有自己一个人能看到。偶然间遇到的江湖术士告诉自己,那个叫记忆灵,是执念太深,徘徊在原地的记忆。
  叶修决定留下来,和周泽楷的记忆灵,留在这个充满他们回忆的地方。周泽楷没有自己的这三年,是怎么过的?
  三餐,睡觉,看电视。
  叶修最喜欢的菜,叶修最喜欢的蓝色床单,叶修最喜欢抱着周泽楷看的综艺。
  周泽楷会去楼下的小超市买菜,买牛奶,然后一个人提回家。不,不是一个人,叶修和他买了一样的东西,收银时多拿了一盒周泽楷最喜欢的水果糖。
通过周泽楷记忆灵的表现有时候能看出他的父母时常会来,高高大大的小伙子低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,无数次摇着脑袋苦笑,独自一人,守着这个房间三年。
  时间过去很久,叶修突然意识到,就快就要到周泽楷出事那天了。他恐慌,却无能为力。房子没有灼烧,周泽楷的记忆灵却显露痛苦的神色并渐渐虚幻。叶修拿出手机颤抖着指尖按下报警电话,最终却又无力垂下。他伸手去抱周泽楷,什么也没有。
  什么都不会有。
  “我很想你。”
  “我真的很想你。”

【林方】贼心不改

#虐,慎点。

  “喂老林,你没有学过什么茅山术吧?”

  “老林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天气特别好?”

  “老林你肯定是爱上别人了!”

   林敬言嘴角抽抽,不想搭理那个死小孩,埋着头继续捣鼓手里的东西。这是捡到方锐的第7天。丢了个人,捡到个小鬼。
  事情有些玄幻,如果不是林敬言亲身经历,打死方锐他也不会信。
  七天前。宅在家的林敬言发现浴室传来什么落水的声音,他以为是什么东西掉了,打开门一看,浴室里躺着个八九岁的小孩,果的,一条小白腿搭浴缸上睡着了,睡得还挺不安稳的,脸上全是水,浴缸里也不知道哪来的水。
  天花板没破,门窗是锁好的,林敬言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,一定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,大白天的难不成撞鬼了?
  “老林你你你真是个负心汉我是方锐啊!”
  刚醒来的死小孩把林敬言的衬衣当裙子穿,一边骂还一边抬起肉多多的小短腿去踢坐在床上也比他高的林敬言,却重心一个不稳脸朝下砸在了床上,屁股都露出来了。
  林敬言还在懵,但老好人的看他摔了把人衣服拉下来遮住屁屁,然后把他抱起来,看见孩子一脸鼻涕与眼泪的交汇,真是不知道是该心疼床还是他好了。
  小孩方锐用袖子擦去鼻涕,一脸真诚,“老林我真的是方锐!”
  “嗯,我知道。”林敬言伸出手,擦去方锐脸颊的眼泪,划过肌肤的手感不错,婴儿肥的脸跟长大后完全不一样,就是这眼睛没多大变化,亮晶晶的,像长了星星似得。
  方锐感动,眼泪又呼啦呼啦往下掉,扑倒林敬言怀里蹭呀蹭的,带着哭腔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林敬言叹气,胸口那块一点点湿透,还微微有点疼。
  方锐回来了,还变成了个小孩子,一天天都在长大。是的,方锐每天都会长大,不是一点。
  五天过去,方锐已经到了林敬言肩膀了。“方锐,你这是按天长的啊。”
  方锐摊手,“你可手下留情,别把我送去给科学家研究了,到时候我出名了可就不要你了。”
  第七天,方锐说他15了,缠着林敬言给他买了个蛋糕。这是第四个蛋糕了,连着吃了三天的蛋糕,两个人都有点牙疼,因此停了几天。
  第十二天。方锐快和林敬言一样高了,他得意地踮起脚吻了下他,我马上就比你高了。林敬言笑着摇头,在他额头轻轻一吻,不可能的事。
  第十四天,方锐还真的没长了,还发现家里堆了好几袋垃圾,正想教训林敬言比他还邋遢,突然想起来除了他回来的第一天,林敬言和他都没有出过门。
  第十六天。林敬言对方锐说生日快乐,他方锐吃着冰淇淋的手一抖,冰淇淋就洒了一地,红色的草莓酱像血一样刺眼。
  第十七天。方锐想出门玩玩,林敬言不准,两人打了一架,最后去了床上又打了一架,一晚没睡。
  第十八天。
  方锐趴在林敬言身上,嘴角青红,他撑着脑袋咬了口林敬言脸上的伤,听到人痛呼笑开了花。
  林敬言把人拉到怀里,惩罚性的也对着他嘴角咬了口,然后从抽屉里拿了个盒子出来,他做了几天的小玩具,今天打算送给方锐的。
  方锐打开来看,是两个娃娃,一个像盗贼,一个像流氓。方锐说这是什么玩意儿,流氓戴眼镜不是装斯文嘛。
  林敬言觉得那个盗贼还是挺好看的,容易引人犯罪。
  方锐揉了揉眼睛,说老林我有点困你能不能抱我紧点,觉得有点冷,你这屋空调是不是坏了。
  林敬言抱紧他,说坏了,你先忍着点,我马上叫人来修。然后抱的更紧,勒得他自己都有点疼。
  “老林,你还记得我刚27那年吗?”
  “嗯记得。”
  “他们都说我老了。”
  “不老,方锐大大永远是小屁孩。”
  “过马路的时候我是真没看到那辆车闯了红灯。”
  “那司机喝了酒,怎么会怪你。”
  “好疼啊那个时候,但我看见你抱着我,那瞬间就不疼了,然后你眼泪砸我脸上,我又觉得疼了,老林你不厚道,你知道我最怕疼的。”
  “嗯……都是我的错。”
  “这才是我家老林嘛~”
  方锐伸出手拭去那人眼角的泪,却无力垂下了手,像个贼,悄无声息地离去了,留下了那两个娃娃,又偷走了老林的心。
  林敬言来到浴室,看见那干涸的浴缸,还有那面镜子。那天他从浴缸抱出小方锐,从镜子里看到的,只有他一人。
  喜欢和林敬言照着镜子一起刷牙洗脸的方锐,把林敬言一个人困在了里面。

【喻黄】说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训练营的人都知道黄少天,荣耀技术不错,就是话唠晚期,对着空气也能聊半天。
  其实黄少天不是对着空气聊,而是在和喻文州聊,他不是个人,别人都看不见他,除了黄少天。
  鬼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
  第一次见面喻文州就说他其实是个鬼。
  黄少天肯定不信啊,哪只鬼像你这样慢吞吞的还笑的这般好看。
  直到他从两个人齐站的镜子里只看到了自己一个人的样子,瞳孔慢慢放大。
  回过头,喻文州的笑容有些苦涩。
  你看吧。
  暖黄的光线照着,看着地上孤独的影子,他心底一阵凉。
  “……你怎么死的?”
  “记不清了。”
  “自杀?”
喻文州笑笑,还是一样的回答, “记不清了……”
  黄少天没有再问,其实他还想问为什么只有他看得见喻文州,冤鬼索命?可是关他鸟事,他以前根本不认识喻文州。
  尽管百思不得其解还有点小怕怕的,但生活就是不管多了个人还是鬼也要继续。
  黄少天带着喻文州打游戏,黄少天恼他反应还行就手速是硬伤,喻文州解释其实是他按键盘时非常费力。
  他的存在虚虚实实。
  黄少天还要求喻文州必须和他睡一个宿舍,喻文州有点迷茫,黄少天并不是一个人住,同宿舍的人怎么办,而且鬼不睡觉也不会困,更不会死。黄少天扭扭捏捏,和我睡呗,大家都是男人,怕个啥!
  喻文州觉得这和大家都是男人好像没什么关系,但是没有拒绝,笑眯眯地说好啊。
  另日早晨,黄少天睁开眼睛,惨叫声吓醒了同宿舍的所有人。
  黄少天表示收到了惊吓,但一句话也没说,别人根本不明白这黄少天发什么疯,做春梦了吧。
  原因出在和他睡的那个人身上。
  喻文州飘天花板上去了,人没醒,睡得还挺香,这可吓懵了黄少天。
  那以后黄少天都抱着喻文州胳膊睡,庆幸没有发生黄少天也被带上天花板的惨剧。自此黄少天睡眠质量好了很多。
  某日黄少天看喻文州打竞技场,忘形了手搭在人背上嘴里指导乱喷,还时不时骂对面那人卑鄙无耻没下限,其他人都惊呆了。
  黄少天第二天发现那台电脑显示屏上贴了张符,就是那种老电视里道士法宝,一贴就叫妖怪魔物魂飞魄散的那种。
  低声叫身后的喻文州离远点后,一把将符撕了个稀巴烂,只差没一口吞了。
  那双职业选手的手在颤抖,他不会说他怕了。
  要是那破符真的伤害到喻文州怎么办?
  他该怎么办?
  黄少天逃了训练把喻文州带到一个安静的地方,抓紧了他手臂指着人脑门就是一顿痛骂,声音完全没有收敛语速也快到惊人,他感觉自己有些失控,大脑里面飞速转动的东西和言语不懂怎么停下。喻文州明明近在眼前,他明明紧握着他不放片刻,可感觉就是有一道很大的缝隙,怎么也越不过。
  “对不起……”不知过了多久,黄少天低着头放开了手。
  世界突然很安静安静。喻文州伸出手,在快要触碰到他时又收回了。刚刚黄少天因太用力在他手臂上留下的红印一点点消失,其实他早就感觉不到疼了,然而嘴角再也翘不起来,眼角有点干涩,说的每个字都扯着嗓子的疼。
  “少天,我不会走的。”

  那天很好看,云很漂亮。黄少天看着窗外发呆,喻文州坐在他旁边的空椅子上,同样看着窗外。
  黄少天突然以为喻文州在看他,嘴角掩不住上扬,手撑着下巴往那边侧身,把自己感觉最帅的角度留给了喻文州。
  但喻文州其实看的是窗外啊,黄少天这么做反而挡住了他的视线,又不好开口,夏乏,枕着手臂趴了会儿就睡着了。
  黄少天手酸得没知觉了才转过身来,这才发现喻文州竟然睡着了!气不打一处来,瞧着四周没人,有人也看不见,不知怎的,特想咬喻文州一口,惩罚!贴近脸颊他就后悔了……好香,鬼怎么还有味道?
  黄少天心虚地缩回去,手背贴着嘴唇,脸有些发烫。咬咬牙,一副下定决心的表情,特丑地撅起嘴在喻文州脸上轻轻一吻。
  着魔了,一定是着魔了,黄少天咽了咽口水。
  喻文州枕着手朝向他这边睡,从他这个角度能看到这人睡时很安稳,淡淡的起伏,浅浅的呼吸,还有微启的唇......
   嘴唇薄的人听说都是薄情的。
  但黄少天只知道喻文州的唇形很好看,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……他慢慢弯下身,就差那么一点点,他就能明白自己心中那点燥热,是为了什么……
  喻文州就这么醒了。
  眼睛清澈明亮,没有一丝朦胧。
  “少天。”
  黄少天呼吸快要停滞。
  “少天。”喻文州再唤了一遍他的名字,险些让他听红了眼。
  “等我。”
  黄少天说:“好,你可快点,再慢腾腾的我就......”倾身在人唇上一吻,仿佛拂过世间最温柔的春风。
  “永远地忘了你。”

  黄少天说完就逃了去,喻文州似乎听见他说去上厕所。喻文州看着人迅速消失的背影笑了,站起来刚走几步脚就像踩在棉花上似的虚浮不稳。他咬咬牙,挺直了脊背,现在没有可依靠的人了。他还发现自己有些透明了,露出了心脏上的沟沟壑壑。
  “……”
  喻文州无声无息地走了,黄少天看着空荡荡的枕边,只是想起了那天的蓝天白云。
  岁月安好,黄少天依然笑得像个小太阳,只是眼中偶尔流露出的成熟让老魏深沉地抖落烟灰。
  “长大了啊。”
  或许再也见不到了,当黄少天脑内关于那个人的记忆渐渐模糊时,他这么认为。所有地方都没有留下喻文州的痕迹,他想撕开伤疤也做不到。
  说忘记是骗人的,不管多少个夏天,我都等你。